守得清水入库来

    日期:2020-10-22 09:12 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

    分享:
    字号:        
    • 守得清水入库来
    • 守得清水入库来


    密云区石城镇捧河岩村是白河入密云水库的必经之路,在各级河长、保水员和村民的共同努力下,潺潺河水清澈见底。(李洋 摄

      刚刚送走一拨城里来的客人,谭凤卫就陪着当保水员的爱人一起去巡河了。

      谭凤卫是密云区石城镇捧河岩村的民俗户,在村里经营一家精品民宿。捧河岩村民宿的最大亮点就是依山傍水、风景秀丽,尤其是深秋时节,河水潺潺清澈见底,两岸山间彩叶缤纷。

      “您出门走上几十米就看到水景了,但是您千万别下去,只能站在栈桥上看。”每次,客人出门前,谭凤卫都要再三叮嘱。

      为啥谭凤卫对门前这段河这么紧张?因为它的来头不一般。它是密云水库上游的河流白河,家门口的这一段是白河进入密云水库前的最后一段,作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,谭凤卫和所有村民都深知责任重大。

      自2017年村里成立保水队之后,谭凤卫的爱人当上了村级保水员,每天在她的管片儿捡拾垃圾、巡视河道。民宿生意不忙的时候,谭凤卫也会来帮忙,看着水环境越来越好,他心里透着高兴。可是几年前,谭凤卫对门前这条河道有着很强烈的抵触情绪。

      正因为依山傍水,包括捧河岩村在内的白河沿线村庄是城里人前来漂流戏水、烧烤、搭帐篷宿营的首选地,这些休闲项目也成了民俗户收入的主要来源。但烧烤用的竹签、黑炭就扔在岸边,塑料袋、食品袋等白色垃圾漂进了河道,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白河的水质安全。

      2017年,密云区坚决取缔白河各类漂流、烧烤项目。一开始,谭凤卫想不通,“都不让干了,这生意还怎么做?”

      “短期看,咱们的收入的确是低了,可你往以后想,水质越来越差,白河变成了‘黑’河,游客还会来吗?”是捧河岩村书记郭义军的这句话,让谭凤卫琢磨过味儿来了。虽然取消了漂流、烧烤,但后来他凭借自己的好厨艺和好服务,照样顾客盈门。

      那段时间,刚刚当上村级河长的郭义军天天上门,苦口婆心地劝说村里的民俗户。经过他和村干部的努力,全村民俗户一致响应保水号召,很多民俗户还报名参加了村里的保水队。

      白河在捧河岩村村域内共有9.8公里长。郭义军每天六点多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去巡河。有时开车、有时步行,走走停停,东张西望,每天利用零敲碎打的时间把这9.8公里看一遍,他心里才踏实。

      岸边有垃圾,他就随手捡起来;河道里有漂浮物,他就马上联络保水员,派出手划船即刻清理;有游客越过了栈桥走到了水边,他迅速上前清劝……每年的3月中旬到10月中旬是捧河岩村民俗旅游的高峰期,游客多不好管,郭义军想出一个好办法,跟民俗户签订保水责任书,“谁家的客人谁来管,只要发现谁家的客人屡次三番走近河边儿,取消扶植政策……”

      捧河岩村相当于白河入库前的“水龙头”。在河长带动下,村民每天把河边收拾得干干净净,确保净水入库。

      从2017年起,北京已经全面建立四级河(湖)长制,全市共有近6000名河长,与基层护河员、民间志愿者共同巡河护河,持续改善河湖面貌和水生态环境,力争让每条河湖都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湖。

      何立军是白河在石城镇的镇级河长。石城镇地处密云水库上游,有9条河穿境而过,全长118公里,保水护河任务十分艰巨。

      只要路过河边儿,何立军的神经就不自觉地绷起来了,甚至秒变“侦探”。有一次她路过大关桥,发现路边停着两辆车,车上没人,四周也看不见人。敏感的她立刻警觉起来,于是带着同事四处查看,最后从桥底下找出了几个偷偷翻越栏杆跑到白河河边钓鱼的人。

      最近,何立军正在紧盯村级污水处理站升级改造的事儿。石城镇7个紧挨水库的9个村级污水处理站将引入膜处理工艺,对污水进行再处理,出水品质将达到5分快3农村污水排放一级A标准。同时,污水处理站还将配套建设湿地,对再生水进行进一步生态净化,收集后用于绿化景观用水。

      如今,在石城镇,河通湖阔、水清岸绿,河道旁建起观景栈道、骑行步道,既保护了水源,又为促进民宿旅游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      “城里人爱来咱们这儿,还是冲着这儿的环境好,有山有水。守好河就是守好咱们的饭碗。”巡河时,谭凤卫这样对爱人说。现在的谭凤卫,对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有了切身的体会。(叶晓彦)


  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首都之窗”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?

      5分快3